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房产数据

主题: 光州记忆:史沫特莱的潢川印象

  • xiaofeng0280
楼主回复
论坛在职版主潢川志愿者
  • 阅读:12467
  • 回复:6
  • 发表于:2019/8/15 17:39:33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潢川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光州记忆:史沫特莱的潢川印象

 



 

艾格尼丝·史沫特莱(1892—1950年),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的奥斯古德,著名记者、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一个杰出的与众不同的女性。1928年12月进入中国。到中国后,她广泛结交朋友,宣传中国红色革命和中国***。她的《中国红军在前进》《中国人民的命运》《中国在反击》《中国的战歌》等专著,向世界宣传了中国的革命斗争,成为不朽之作,也为今天的人们了解那个时代提供了参考。

在中国,她亲自护理伤员,组织医疗活动,用行动唤醒有良知的人们。她访遍了中国华北、华中的大部分地区,用热情召唤更多的国际友人,一同为中国抗战出力。她与安娜·路易斯·斯特朗(1885—1970年)、埃德加·斯诺(1905—1972年)一起被誉为中国人民之友。因三人英文名字第一个字母均为S,故名3S广为人知。

1939年,史沫特莱曾来到潢川,这一段历史记录在她的著作《中国的战歌》中:

 

第七章 穿越中国心脏地带(1939年晚秋)



……

在大别山西部山脉,我们看到一个地主家的围墙上用白色石灰水写着一个口号:“军爱民,民拥军——潢川青年联合会”。但是我们从来没碰到过写口号的人。好像他们写下了口号,然后逃跑了。我回忆起在立煌曾经碰到三位来自于潢川青年联合会的女学生,在安徽的抗日基地里学习。

……

商城官方给我提供了一支十五人的武装护卫队,并带我去了潢川,西北方的一座大城,曾经被日本人占领了三个月之久。我不得不推迟行程几个小时,因为潢川附近的一个游击队刚刚发生了兵变。他们已经三个月没有收到军饷了,缺乏政治训练,有些人甚至跑到了日本人那里;而现在,他们正在抢劫村庄或是打劫过路人。

……

在公路上,我发现没有一个口号表达了他们的希望,没有自信的歌声,没有民众的行动。病倒的民众随处可见,请求着帮助:婴儿有天生的梅毒——皮肤病——生疮的头——以及患溃疡的腿!有人告诉我,潢川有所教会医院,但是当我劝民众到那里接受治疗时,他们绝望地回答医院要收钱,而他们什么都没有。

……

从一群强壮的农民正在训练的平台上,我可以俯瞰整个潢川——一个可以追溯到周朝的古老城市。老的内城位于一座高山上,四周是一道破旧的围墙,并环绕着护城河。我想到了古老的布拉格,中世纪的捷克城堡耸立在山上,蓝色的伏尔塔瓦河流在它的脚下流过。在我们后面,是一望无际的麦田,大别山淡蓝色的轮廓落下了一道长长的阴影。

突然,人们开始从村庄里跑过麦田。空袭!我们逃到了一片墓地里,蹲在墓碑之间,看着天空。在北边,来了九个黑色的斑点。他们变得越来越大,在我们头上盘旋,然后向南飞去。

下午四点,我们通过了浅绿色河流上的一座桥梁,穿过了古城墙。在城门正上方,有一个口号:“镇压***;他们是苏联走狗!”在墙上还有另外一幅:“头可断,但是心不能被征服!”

内城正处于军事管制。爬上石头台阶,我们穿过了三个军队的哨兵警戒线,每一个都搜查着每一个人。特别委员会的总部在山顶上,被另一排钢铁护栏环绕着。

特别专员麦大富(MaiTa-fu)是一位年轻的军事指挥,他是***员,从前是第一战区司令员陈诚将军的副官。他欢迎了我,然后为我们订了餐。在我们在等着吃饭时,他带我们穿过司令部,到了后面一个花园,我们马上发现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两丛血红的玫瑰花,装扮着一个巨大而可爱的花园。花园里还有一个年久失修的石桌,周围是石头凳子,在另一边,是一座低矮的坟墓,里面埋葬的是公元前某个朝代的王子。

麦专员非常适合这个画面。他皮鞋闪闪发光,人非常英俊,而衣着也非常精良。带着巨大的荣耀感,他开始讨论我的休息场所。因为空袭,他建议我住在镇子上的三个基督教会里;他们有自己国家的旗帜悬挂在屋顶,而且他们长久以来没有遭受过轰炸。天主教会是受到怀疑的;一名意大利传教士被官方驱逐出去,因为他在日本人占领期间协助日本人。

我很不希望住在教会里。教会是那些从有活力的、有思想性的、斗争性强的国度来的少数外国人的绿洲。我宁愿去与中国人共度难关。一位副官因此被派到镇上去找一家客栈;他回来报告说客栈都太脏了。最后,我同意麦专员给美国路德教会写张字条。

最后,我在一个舒适的美国家庭里呆了几天,吃着美国食物,睡着如此柔软的床铺,让我直到半夜还睡不着。房间里甚至还挂着一幅猫拉小提琴的画。

教会的修女是Patterson修女和Quello修女,都是挪威后裔。前者是护士,后者是一位福音传道者,她刚刚从一个北方地区的两周巡游中回来。我进入了横跨河南的路德教会地带。

Patterson修女已经看惯了中国的丑恶一面,她已经变得愤世嫉俗。她谈到中国人顽固的唯物主义,中国人的腐败,以及土匪。Quello修女少有偏见,拥有一个生动描述的才能,更倾向于同情中国。在她最后一次行程中,她花了一个晚上呆在一个村子,阻止他们因害怕土匪而逃跑的举止。一名军官警告她,中国“修女”和她马上离开,但是这两个女人开始祈祷,其后她们安全地睡了一晚。第二天,村民开始返回,而她开始她通常的圣经课程,并办了一个复活大典。她所有的皈依者都是老妇女,她说,每次她回去时,她们就已经忘记了她之前教给她们的东西。让我感兴趣的是,大多数基督教的感化者都是那些怕死的老人。而年轻人一般大部分是“大米基督徒”。而且我还从来没看到过基督教士兵。

在访问过程中,我参观了潢川的军队门诊部。我在那看到了许多生病和受伤的人,但是却没有医疗设备。他们从来不会送他们的伤者到教会医院,因为他们付不起挂号费以及每天五十分钱的病房床位费用。路德教会医院从汉口免费接受国际红十字所提供的医疗设备,但是拒绝免费接收伤兵。Patterson修女争辩说,外国药品仅仅是为难民准备的,而这一地区没有难民;而且他们想送伤员过来的话,军队有足够的钱——特别是军官们总是非常有钱的。她主持着一个治疗穷人的小门诊部,但是病人必须能证明他们的贫穷。

一天,我住在医院的秘书报告说一个受伤的士兵已经在医院门口躺了四个小时了,但是因为没有八十分钱的挂号费以及每天五十分钱的床位费,医院拒绝接收他。我看着这个伤兵的血缓慢地流淌着,在担架上静静地等死。我付了挂号费,以及一个月的治疗费用,然后走进医院,去找那个无情的中国基督教医生,并要求他立刻去照看那位伤兵。因为已经付了钱,这个士兵被收纳了。

当我告诉Patterson修女,我将把这个事件汇报给国际红十字总会并公开报道这一事件时,她查看了她的文件,最后坚持要把钱还给我。但是在我呆在那里时,没有其它士兵被教会医院接收。医院接收这样一个病人并没有什么损失,因为国际红十字总是会为它的医院买单。即使他们对我个人非常友善,我仍然后悔我必须住在一家修道院里。

 

文中所记的“特别专员麦大富(MaiTa-fu)”即梅达夫。是一位广西籍将领,当时正奉命驻守潢川。梅达夫曾说:“余于二十八年春,奉命督察九区,驻节斯邑。见其山水之清幽,形胜之壮丽,枕大别而控浮弋,襟淮汝而带史曲,东临吴越,南屏江汉,北通陈蔡,西达宛洛,潢川固九区之都,会八属之首领也。地扼豫南要塞,据淮水上游,为历史军事势所必争之地,而民物之殷阜,人文之胜达,尤为中州冠。”这在我的《光州漫忆:梅达夫在潢川的点滴往事》中有详细记载。

 
爱我所爱
  
  • 开锁6666668
商家实名认证商家实名认证
  • 发表于:2019/8/15 17:57:20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孤°
孤°: 顶。
2019-08-15 18:23:18 回复
  
  • 农民
  • 发表于:2019/8/15 22:42:44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顶一个
中国第一胡雪八道
  
  • 开锁5559955
  • 发表于:2019/8/15 23:29:55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开锁 换锁  指纹锁 安防监控 汽车遥控芯片 车库遥控
  
  • 我来了
  • 发表于:2019/8/16 12:56:19
  1. 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 云卷云舒
  • 发表于:2019/8/16 13:38:02
  1. 5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再顶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