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房产数据

主题: 光州记忆:从浮光八咏、浮光十景到光州十景

  • xiaofeng0280
楼主回复
论坛在职版主潢川志愿者
  • 阅读:6340
  • 回复:11
  • 发表于:2019/9/9 13:52:12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潢川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光州记忆:从浮光八咏、浮光十景到光州十景

 

 

 

一、浮光八咏

 



闲暇翻书,偶然看到明代温纯的《浮光八咏》诗句。对稍微熟悉一些光州历史与风物的而言,这是一个难得的发现。

 

浮光八咏   

温纯(明)

 

其一 弋山

 

郁嵂邻嵩少,仙人遗旧迹。

苍翠薄青霄,烟霞烂白石。

 

其二 淮水

 

东望长淮水,宛如渭水清。

空明天一色,亦可濯吾缨。

 

其三 春申宅

 

昔日春申宅,今时绛节宫。

人事今时异,风烟昔日同。

 

其四 霸台

 

萧王古霸台,野旷望何极。

月夜楚歌寒,草木无颜色。

 

其五 七里泉 

 

荧碧小龙湫,郁葱腾佳气。

独有洗心人,一歃知清味。

 

其六 五龙宫

 

风俗存三户,雩禜寄五龙。

有年书太史,无事忆乾封。

 

其七 刘墓

 

参军玩世者,醉德不醉名。

天地余抔土,古今诵达生。

 

其八 聚仙阁

 

小阁何岧峣,霏岚如动色。

杖策问筌蹄,丹梯不可即。

 



温纯(1539—1607年)陕西三原人,字景文,一字叔文,号一斋。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进士。授寿光知县,征迁户科给事中。累迁至左都御史。时矿税使四出,所至作恶多端。纯屡疏陈,不报。曾倡诸大臣伏阙泣请罢矿税。后以与首辅沈一贯不合,力请致仕。卒谥恭毅。有《温恭毅公集》。《明史·卷二百二十·列传第一百八·温纯传》记载的清楚:

 

温纯,字希文,三原人。嘉靖四十四年进士。由寿光知县征为户科给事中。隆庆三年,穆宗既禫除,犹不与大臣接。纯请遵祖制延访群工,亲决章奏,报闻。屡迁兵科都给事中。倭陷广东广海卫,大杀掠而去。总兵刘焘以战却闻,纯劾焘欺罔。时方召焘督京营,遂置不问。黔国公沐朝弼有罪,诏许其子袭爵。纯言事未竟,不当遽袭。中官陈洪请封其父母,纯执不可。言官李已、石星获谴,疏救之。初,赵贞吉更营制,三营各统一大将。以恭顺侯吴继爵典五军,而都督袁正、焦泽典神枢、神机。继爵耻与同列,固辞。帝为罢二人,尽易以勋臣。纯请广求将才,毋拘世爵,不纳。已,复命文臣三人分督之,时号"六提督"。纯以政令多门,极陈不便,遂复旧制。俺答请贡市,高拱定议许之。纯以为弛边备,非中国利。出为湖广参政,引疾归。

万历初,用荐起河南参议。十二年,以大理卿改兵部右侍郎兼右副都御史,巡抚浙江。入为户部左侍郎,进右副都御史,督仓场。母忧去。进南京吏部尚书。召拜工部尚书。父老,乞养归。终丧,召为左都御史。

矿税使四出,有司逮系累累,纯极论其害,请尽释之,不报。已,诸阉益横,所至剽夺,污人妇女。四方无赖奸人蜂起言利:有请开云南塞外宝井者;或又言海外吕宋国有机易山,素产金银,岁可得金十万、银三十万;或言淮、扬饶盐利,用其策,岁可得银五十万。帝并欣然纳之,远近骇震。纯言:"缅人方伺隙,宝井一开,兵端必起。余元俊一盐犯,数千赃不能输,而欲得五十万金,将安取之?机易山在海外,必无遍地金银,任人往取;不过假借诏旨,阑出禁物与番人市易,利归群小,害贻国家。乞尽捕诸奸人,付臣等行法,而亟撤税监之害民者。"亦不报。当是时,中外争请罢矿税,帝悉置不省。纯等忧惧不知所出,乃倡诸大臣伏阙泣请。帝震怒,问谁倡者,对曰:"都御史臣纯。"帝为霁威,遣人慰谕曰:"疏且下。"乃退。已而卒不行。广东李凤、陕西梁永、云南杨荣并以矿税激民变,纯又抗言:"税使窃弄陛下威福以十计,参随凭藉税使声势以百计,地方奸民窜身为参随爪牙以万计。宇内生灵困于水旱,困于采办、营运、转输,既嚣然丧其乐生之心,安能复胜此千万虎狼耶!愿即日罢矿税,逮凤等置于理。"亦不报。

先是,御史顾龙桢巡按广东,与布政使王泮语不合,起殴之,泮即弃官去。纯劾罢龙桢。御史于永清按陕西贪,惧纯举奏,倡同列救龙桢,显与纯异,以胁制纯,又与都给事中姚文蔚比而倾纯。纯不胜愤,上疏尽发永清交构状,并及文蔚,语颇侵首辅沈一贯。一贯等疏辨。帝为下永清、文蔚二疏,而纯劾疏留不下。纯益愤,三疏论之,因力丐罢,乃谪永清。纯遂与一贯忤。给事中陈治则、钟兆斗皆一贯私人,先后劾纯。御史汤兆京不平,疏斥其妄。纯求去,章二十上,杜门者九阅月。帝雅重纯,谕留之。纯不得已,强起视事。及妖书事起,力为沈鲤、郭正域辨诬。楚宗人戕杀抚臣,纯复言无反状。一贯怨益深。三十二年,大计京朝官。纯与吏部侍郎杨时乔主之,一贯所欲庇者兆斗及钱梦皋等皆在谪中。疏入久之,忽降旨切责,尽留被察科道官,而察疏仍不下。纯求去益力。梦皋、兆斗既得留,则连章讦纯楚事。言纯曲庇叛人,且诬以纳贿。廷臣大骇,争劾梦皋等。梦皋等亦再疏劾纯求胜。俱留中。已,南京给事中陈嘉训等极论二人阴有所恃,朋比作奸,当亟斥之,而听纯归,以全大臣之体。帝竟批梦皋等前疏,予纯致仕,梦皋、兆斗亦罢归。

纯清白奉公。五主南北考察,澄汰悉当。肃百僚,振风纪,时称名臣。卒,赠少保。天启初,追谥恭毅。

 

个人著作方面,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一百七十二集部二十五收录有《温恭毅公集》(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温纯撰。纯字希文,三原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左都御史,谥恭毅,事迹具《明史》本传。纯在隆、万之际,正色立朝。初忤张居正,罢官。再起,又与中使争矿税。卒以忤沈一贯致仕。可谓毅然自立,不负君国。虽厄於群小,无一日安於其位,而日久论定,究称名臣。其奏疏皆切中情事,字句或失之太质,

而明白晓畅,易於观览,盖期於指陈利弊,初不以文字为工。其他序记铭传诸体,则多雅饬可诵。诗凡八卷,大抵沿溯七子之派而稍失之粗。尺牍五卷,亦多关时政。末一卷为《理学六十一则》,皆论学语录,大旨以程、朱为本,不宗姚江,而亦不甚驳姚江。盖纯一生惟以国是为己任,所争者不在此也。言以人重,其此集之谓欤。

 

在温纯的履历里,没有看到和光州的交集,最多只有“万历初,用荐起河南参议”。但能写出《浮光八咏》的温纯一定是很熟悉光州的。在温纯的生活的三原古城,和光州一样,是一个有着南北二城的古城。据《文博》1990年5月友言的文章《明代文学家温纯》介绍:

 

三原县城,古时原为一城,后因清冶二河汇流向东横冲其中的缘故,岁浚月削,使河谷又深且宽,遂将三原分成南北二城,其北城故楼渐倾,城垣日坏,郁成蒿莱,跛羊可牧,蹊径交错。此时,正值温纯归居乡里,念其北城名存实亡,蓦然深思重建北城,以繁荣经济,于是,毅然捐金倡议,为重建北城,并补南城而竭尽全力。万历二十一年开始动工,不数月四门重起,楼橹焕然,至斯,三原北城又重新繁华起来。城起之后,寸心方宁,亦不自以为功。

 

温纯到底和光州有什么样的缘分?这还需要更多资料的发现。

 

二、浮光十景



 

顺治《光州志》收录有王世崧的《浮光十景·并小序》,王世崧序曰:“州有十景,载在图志,余牧是州,岁再旱,今丙戌仅称有秋。因政暇寻所谓十景者系以诗章,用畅厥美。夫察山川,观风俗,按兴革故实,与民同忧同乐,皆刺史事也,徒以摛藻快意,抑亦无取焉耳!”

 

 




 

浮光十景

王土崧(明)

 

弋山西峙

 

千里平芜曙色轻,一山长自拥重城。

陡分荆豫疑天划,回接光黄见地平。

凤翥孤骞寒雨外,龙标高映落霞明。

坐来形胜凭栏尽,把酒登临赋欲成。

 

准水东环

 

浸郭长淮气欲浮,天然襟带望中收。

源寻碧藻疑偏近,泒落黄河正稳流。

春入苍茫飞匹练,夜深灯火散渔舟。

招成丛桂烟波阔,极目蒹葭万里秋。

 

七里清泉

 

半亩晴窥地脉过,一泓烟雨碧戎戎。

坐来尊俎如天上,眼底星河落镜中。

石窦澄波浮夕照,冰壶寒色澹秋空。

无缘消渴金茎露,独酌悠然意未穷。

 

五龙乔阜

 

古阜平临碧落开,登高极目思悠哉。

天空淮汝轻阴合,雨洗松山秀色来。

揽胜独惭司牧计,为霖长忆济时才。

狂歌莫彻潭深处,恐有蛟龙夜夜哀。

 

萧王故庙

 

长堤苍莽暮烟吹,古庙何年此断碑。

伏腊共趋村父老,衣冠俨见汉威仪。

云间壁墁惟僧卧,雪满松杉有鹤知。

洗酒重含无限意,甘棠他日愧遗思。

 

霸王荒台

 

海色沉冥不可呼,荒台寂莫起啼鸟。

千秋刘项当年事,百战山河此地孤。

杀气逢秋凄夜月,军声中夕动天吴。

威名竖子英雄泪,涕血迸空眼欲枯。

 

伯伦古冢

 

参军侠骨死犹香,驻马怀人恨渺茫。

荷锸定占星是酒,竹林偏傲醉为乡。

长淮浩荡空流水,古寺萧森几夕阳。

可道当年惊俗辈,高风云自薄酲狂。

 

春申遗宅

 

春申宅畔墓云屯,落日城东过雨痕。

珠履只怜夸赵使,棘门谁拟报君恩。

千秋宾客空名尽,百代豪华旧迹存。

吊古几回伤往事,斜阳衰草黯消魂。

 

聚仙遂阁

 

凭虚高阁起清秋,仙侣时棲最上头。

云物苍茫占紫气,霞标徙倚并丹丘。

开帘远市当空出,入槛晴烟傍郭浮。

为问王乔应有约,何年飞舄到神州。

 

文笔层峦

 

百尺危楼映远空,高标宁止寄吟踪。

星当奎壁文为府,地入云霄笔是峰。

绕郭沧波晴万项,凭栏烟树碧千重。

尊前风雨休相妒,留待春深起蛰龙。

 



有关这位王士崧,潢川县史志办主任陈国太考证的有:

 

王士崧浙江台州府临海人,生于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卒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万历十一年1583年癸未科二甲进士,任光州知州,在任上大兴文教,勤于吏政,“断狱察奸,一时称神君”,为扭转当地文运,志载:“(光州)北城东门原在震方,万历乙酉(1585年)知州王士崧以形家言,改于巽方,即今清晏门也。自是风气日盛”。后升工部员外郎,又任镇江通判,署丹阳、江阴知县,官至刑部主事。著有《浮光十景并序》《浮弋草》《支离集》《吏隐集》。《浮光十景并序》今存于顺治《光州志·艺文考(下)》。遗憾的是《浮弋草》《支离集》《吏隐集》三作已失。倒是万历十五年1587年四月初九日,王士崧在河南嵩山中岳庙、法王寺、少林寺、面壁石等四处的题诗还留存,四首诗被清叶封收录进《嵩阳石刻集记》,并赞士崧书法“结法凝整”。

 

由《光州志》记载的“万历乙酉知州王士崧”可知,此《浮光十景》应该是写于1585年左右。这与写成《浮光八咏》的温纯“万历初,用荐起河南参议”,可以说二人是同一个时代的。

有关王士崧的家族,是颇具传奇色彩的。据《今日临海》2018119日的一篇《十伞巷的记忆》介绍:

 

这十伞巷居然大有来头,是临海明代名人王宗沐旧居,人称为“父子四进士,一门三巡抚”的王氏家族!王宗沐有四子,士崧、士琦、士昌、士业。除士业为贡生外,其余皆进士,此所谓“三进士”;王宗沐本人和次子士琦、三子士昌都官至都御史兼巡抚,此所谓“三巡抚”。“十伞巷”,也因王家为官有清名,家有百姓所送“万民伞”十把,而万民伞是旧时地方绅民所赠送,伞上缀有许多写有赠送人之名氏的小绸条,表示挽留,寓意即将离任的地方官爱民如子,像伞一样遮蔽着一方的老百姓,是对德政的颂扬。故十伞巷以此得名。

 

王家除了长子王士崧于万历乙酉年间知光州写下不朽的《浮光十景》历代传扬,与光州结下不解的渊源外,王宗沐的次子王士琦与我们光州的一位英雄人物或也存在着交往。《光州漫忆:刘黄裳,一位戚继光式的英雄》介绍了光州人刘黄裳“万历十四年进士,官至兵部员外郎”,后来参加了万历援朝鲜战争(15921598年爆发万历朝鲜战争)并著有《东征杂记》。王士琦1598年参加援朝之战,战争结束后,升河南左布政使,并著有《东征纪略》。

 

三、光州十景



 

 




 

19827月在潢川县县委大院内,即原文庙遗址发现《光州十景》石刻一块,此碑刻后由县文化馆收藏。该碑刻88厘米,长30厘米,厚12厘米,为青石雕刻。书写工整,刀工秀丽。这就是今天广为传扬的光州十景即弋山西峙、淮水东环、七里清泉、五龙乔阜、萧故庙、霸王荒台、伯伦冢、春申遗宅、聚仙邃阁、文笔层峦。每景有七律诗首。《光州十景》诗为光州训导何兆渤据志书所载名胜的咏景之作。“光州十景”至今多洇沉不彰,但尚可诗中见画,窥见当时光州名胜古景的概貌。

 

光州十景

何兆渤(清)

 

弋山西峙

 

平芜千里古黄城,西峙峰峦景色清。

遥指浮光来远脉,近瞻淠水发长泓。

岩疆久作中原障,茂岭先传上郡名。

每欲登临倾北斗,那能长醉学刘伶。

 

淮水东环

界别南条万壑通,长淮一泻抱天中。

雄州襟带联吴下,野渡涛声达海东。

每见风帆冲晓雾,顿思雨笠驾烟艟。

行人莫谓浑闲事,桐柏山前纪禹功。

 

七里清泉

 

翠铺平林灿晚霞,一泓澄碧路渠斜。

贫如颜子堪资饮,闲似玉川可供茶。

飞鸟过时眩欲坠,淡云停处静无哗。

寻源须要穷根底,濂洛清风到水涯。

 

五龙乔阜

 

依廓阿谁建此台,五龙风雨乘时来。

蜿蜓应逐潢流曲,腾跃知从碧汉回。

高接烟云迷画桷,平临星斗远尘埃。

鲰生岂爱泥蟠好,恐负为霖养钝材。

 

肖王故庙

 

干戈扰扰动中原,新市平林各自尊。

炎德有灵兴冀北,杰刘得地首东宛。

江黄此日留遗庙,赵燕当年未御轩。

疑是肖梁传失据,土人直作汉屏藩。

 

霸王荒台

 

肖条路柳色苍苍,此日登台恨转长。

雁阵排空成壁垒,云屯拥树列旗枪。

拔山力尽沉淮甸,盖世风靡失楚疆。

自古英雄奇数定,樵渔收去话斜阳。

 

伯论古冢

 

羡君好饮变常经,谁向坟头奠醁醽。

天地有情长许醉,山川改面莫须醒。

竹林夜月鸟啼遍,淮山秋烟暮雨零。

荷锸苦心人未识,临风凭吊看云停。

 

春申遗宅

 

淮甸风和两袖轻,春申遗址向柴荆。

盈门珠履今何在?列座琼裙未足名。

频见饥鸟啼蔓草,时闻鸽鹆话山城。

早知富贵难长久,不羡连云甲第荣。

 

聚仙邃阁

 

凌霄危阁壮名州,聚饮群仙向此游。

芹水澄光摇碧彩,弋云凝翠霭清幽。

由来玉署青云客,尽是瀛州白羽流。

益信文昌开造化,联翩多士上螭头。

 

文笔野峦

 

秀列层峦驾水滨,龙门瑞色霭秋旻。

潢流叠浪成文绮,奎阁重檐绕汉津。

灵气自为黉序结,笔峰恰与泮宫邻。

渐余苜蓿斋中老,强作木天染翰人。



 

有关何兆渤的信息我们目前也是了解的有限,仅知“何兆渤,字扶鲸,洛阳人,雍正八年(1730年)由贡生任光州训导”。

 

四、从浮光八咏、浮光十景到光州十景



 

从明代温纯的《浮光八咏》到王世崧的《浮光十景》,再到清代何兆渤的《光州十景》,光州的这些景点历代多有传颂,零零星星地诗篇也被收录在各个版本的《光州志》中。作为汇总之作,《浮光八咏》中的八个景致都包含着后来的《浮光十景》和《光州十景》之中,八景比十景少了“肖王故庙”“文笔野峦”两景。而《浮光十景》和《光州十景》在景点选择以至于对景点的四字表达上都完全地一致。“浮光”就是“光州”的代名词,由此亦可知,光州十景在明末已经基本定型。

顺治及康熙《光州志》中均收录有《州十景》,对十景历史、位置都做了简要的介绍,并论曰:

 

光虽弹丸,然居于天中,北拱燕畿,东控吴会,南扼荆襄,西达关陕。帝王光被四表,声教之所先焉。其山川之胜,景物之美,大者壮拥卫于属境,次者毓人杰于地灵,故纪之。(康熙《光州志》)

 

顺治《光州志·十景》介绍道:

 

弋山西峙 在光山县北八十里,与州境联络,郡邑以此得名。

淮水东环 自潢流东注会淮,一望如练,实襟带弋阳,虽势泻江左千川,而源则自光潢滥觞也。

七里清泉 在州西北通衢,其深广清冽如鉴。

五龙乔阜 在州东北,前枕潢流,右峙郡郭。上有龙祠,遇旱行祷。游人每一登临骋望,则江山风景尽在眉睫。

萧王故庙 群籍无考,只遗古庙,屹立于滑城之南堤。万历甲戌,闽陈守烨来莅兹郡,感神示梦,遂重饰殿宇而貌祀之,其规制闳厂,宛然汉之威仪也。

霸王荒台 在州南五十里,相传项羽于此驻兵,至今岿然独存。

伯伦古冢 州北三十里,遗冢尚存。但伶墓别籍甚多,要之达人处世,随在寄迹,不可以常调拘也,观荷锸之事可征矣。

春申遗宅 相传州治内为故迹,第世远莫考,其豪雄迹业,只想见之。祥古迹。

聚仙邃阁 在文庙东,相传昔有群仙聚于此地,荏苒数辰而去,今存其迹。知州陈王道恢宏其制,更名曰:“聚奎楼”。

文笔层峦 在文庙前,乙亥冬有堪舆家谓前岸逼隘,知州陈烨令训导苏万邦鸠工庀材,崇建台榭,颇为一郡奇观。

 

 




 

考察顺治的《光州志·十景》介绍,有明显时间节点的有:“萧王故庙……万历甲戌,闽陈守烨来莅兹郡,感神示梦,遂重饰殿宇而貌祀之”、“文笔层峦……知州陈烨令训导苏万邦鸠工庀材,崇建台榭,颇为一郡奇观”,而这两个景点恰恰就是温纯《浮光八咏》所欠缺的。由此可见,光州的这十个景点成为完整的、后来定型的“光州十景”当在陈烨时期。顺治《光州志·卷七·官秩考·宦业》陈烨篇也记载有:“陈烨,字惟实,福建龙溪人。万历初,以举人授光州守……于文庙前建龙门奎楼,为文笔峰,风气大振,文运日昌。州志残缺,礼聘刑部郎中陈璋修补,士大夫感公德,以元光旧封广济王,为建庙儒学东,以公配食,复祀名宦祠中。

写成《浮光八咏》的温纯“万历初,用荐起河南参议”;紧跟着的是陈烨“万历初,以举人授光州守”,并建成“肖王故庙”和“文笔层峦”两景;然后有“万历乙酉(1585年)(光州)知州王士崧”写成《浮光十景》。万历年间的光州,那是一个光州文化意气飞扬的时代,也是“光州十景”最终定型的时期。
爱我所爱
  
  • 老男人~^
  • 发表于:2019/9/9 14:00:31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开锁6666668
2019-09-09 18:00:14 回复
不白活一回
  
  • 老男人~^
  • 发表于:2019/9/9 14:00:40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太长了
开锁5559955
2019-09-10 21:47:35 回复
不白活一回
  
  • 何以为优丶
  • 发表于:2019/9/9 14:23:50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就此别过。
  
  • 云卷云舒
  • 发表于:2019/9/9 14:50:10
  1. 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 我来了
  • 发表于:2019/9/9 15:01:50
  1. 5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xiaofeng0280
2019-09-14 09:38:31 回复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 开锁6666333
  • 发表于:2019/9/9 16:04:38
  1. 6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开锁换锁请拨6666333
  • 开锁6666111
  • 发表于:2019/9/9 18:14:46
  1. 7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了不起的史记
专业开锁 换锁匹配各类汽车钥匙
  • kwangchow
  • 发表于:2019/9/9 20:49:08
  1. 8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我的故乡叫浮光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